国际航班停飞超九成 142万留学生在国外回不来咋办


虽然当前制造业复工复产呈现出有序推进、积极向好的态势,但是仍然面临着人流物流存在堵点,产业链复工复产不协同、企业经营压力大等诸多制约,特别是随着境外疫情加速蔓延,国际间人流、物流、资金流受阻,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动荡加剧,经济社会秩序在失衡,系统性风险上升。这些都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妥善应对。

二是打通重要物资和人员返岗运送“两条线”。湖北省是我国重要汽车制造业基地,也是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部分零部件供应不上成为很多整车企业的“卡点”。针对大众、宝马以及广汽、重汽等国内外整车企业提出将湖北省供应商的库存零部件尽快运出保障生产供应问题,我们与湖北省经信厅协商,指导企业办理紧急物资运输许可,并与交通运输部联系,帮助企业办理运输通行证,救了企业燃眉之急。针对武汉地区增压器、液压系统、空调等零部件企业员工返岗率低、产能难以满足整车企业需要问题,我们与武汉市经信局、东湖开发区指挥部协调,帮助企业前往全国50余个市县接运返岗人员,迅速提升产能,解了整车企业断供之危。

第四,做好产需对接,保障好化肥供应“最后一公里”。由于各地疫情不同,对交通运输采取了不同的防控措施。一段时期以来,有一些乡村还在实施封路,农资企业、农资组织来了下不到村,有一些地方存在着磷矿石运不过来,生产出来的磷肥运不出去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也集中和铁道局、铁路总公司、交通运输部等进行沟通和协商,把“最后一公里”和“最初一公里”的问题解决好。目前,运输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当时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一个农户反映说家里有300亩地,到了春耕备肥的时候,现在村里不同意出去拉化肥,肥料都已经买了,但是从供销社运不到地里去,非常着急。接到这个反映之后,我们和农业农村部及时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沟通,同时也举一反三,对整个新疆地区和全国其他省市春耕备肥存在的管控太严、不及时解除的问题,我们都做了沟通和协调,有效保障了春耕备肥。

下一步,工信部将继续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顺应国际国内形势变化,加强与部门和地方的沟通对接,坚持问题导向,形成工作合力,努力保持工业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一是要发挥龙头企业牵引作用,持续梳理重点领域龙头企业及其产业链上下游未复工达产的核心配套企业名单,建立“一对一”精准对接机制,及时解决企业反映的实际困难,并动态调整、压茬推进,以此来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中小企业的共同发展。二是积极扩大有效需求,稳定汽车、轻纺、家电等传统消费,培育智慧健康养老、绿色产品等消费热点。支持发展远程医疗、在线教育等新业态新模式。加快重点项目开工建设,跟踪抓好重大项目落地。加快推进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是抓好已出台的财税、金融、社保等政策的“最后一公里”问题。继续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确保2020年底前无分歧欠款应清尽清。四是深入开展产业链固链行动,维护国际供应链稳定,保障在全球产业链中有重要影响的企业和关键环节产品的生产供应,特别是在做好国内物资保障基础上,支持企业加大国际市场急需的原料药、生活必需品、疫情防控物资的生产供应,把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重要讲话精神落到实处。

四是聚焦重点地区,抓基本面稳定。在重点抓好工业大省复工复产的同时,工信部专题研究湖北复工复产并部署各项支持举措,重点解决供应链不畅等实际问题。目前湖北规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超过了95%,人员平均复岗率约为70%。总体看,全国工业基本面初步实现了稳定。截至3月28日,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达到了98.6%,人员平均复岗率达到了89.9%。中小企业复工率已经达到了76%,3月份以来日均升幅在1个百分点以上。

谢谢。汽车产业链条比较长,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性产业,所以大家都很关心和关注汽车产业的发展。因为汽车产业在国民经济当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从疫情得到初步遏制以后,我们就重点关注汽车等国民经济支柱类产业的复工复产问题。对于汽车行业来讲,我们重点抓了这几方面的工作:

三是更加注重发挥社会各方面的力量。中小企业量大面广,涉及到方方面面,光靠企业的努力或者光靠政府的推动都是远远不够的,需要社会各方面都来支持,关心中小企业的发展。3月27号,我部与民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志愿服务 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是希望广泛发动社会各界都来帮助中小企业共渡难关。

自本月13日哈萨克斯坦确诊首批新冠肺炎病例以来,该国疫情不断“升级”,现已成中亚疫情最严重国家。截至31日,哈已确诊340例,死亡2例。在确诊病例的分布范围上,哈全国3个直辖市和14个州中现只有1州尚未出现确诊患者。

四是统筹协调,畅通产业链条。以龙头企业带动上下游配套中小企业复工复产,效果是非常明显的,92家龙头企业一共带动了上下游40多万家中小企业复工复产,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助力。

我的问题是有关电子类企业的,我们知道,电子类企业的产业链比较长,目前这一类企业的复工复产情况怎么样?在支持推动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方面,我们会采取哪些举措?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