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宾川拉乌乡发生森林火灾 灭火直升机紧急增援


这使得医院、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另据台媒报道,王文燮家属表示,他健康状况良好,身体硬朗,不时会自己开车出门,持有的75岁以上高龄驾照也未逾期,意外来得太突然,让家属都不太能接受。美国民众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事实——30天内,全美的确诊病例数从仅有70例,飙升2000多倍至16万多例。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13时,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6.4万例,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而时间追溯回3月1日,当日美国报告病例仅有70例。

这不得不让人追问: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

事故现场图(图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纽约时报》28日的发布的新冠病毒检测时间轴报道显示,直到2月29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才放宽了对实验室的规定,允许他们在申请批准之前就开始进行测试。

在这场与新冠病毒赛跑的战役中,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也成为了一大障碍。

法国生物技术公司bioMérieux的检测系统BioFire在全美1700家医院应用,可以检测流感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能够在约45分钟内提供检测结果。然而,该公司在2月中旬与食品药品监管局讨论后,直至3月24日才获得了测试的紧急批准。

英国《卫报》同日一篇报道指出,美国和韩国几乎同时在1月底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病例,然而两国对疫情的反应几乎是“两极”,导致两国现在疫情形势大相径庭。

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